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本站公告

    杜雪蓉一向敏锐敏感,在别人还在惊叹于白美鸢的骑术时,她就已发现郑皇后,那本被贵女们逗得,哈哈大笑的脸上,有了几份难堪。



    “一会儿,小艾如果你定要参加,就是再难,也不能落在最后。不然……”



    杜雪蓉顿了顿,不知小艾能否听懂。毕竟她从小,都有父母遮风避雨,对这朝中之事毫无所知。



    可是如若今天,小艾遇到了白美鸢,并输得很难看,想必会被郑皇后记在心中。“如若你真的骑的很难看,怕是连你们陆家,都会受到牵连。”



    小艾也明几分,自己怕是惹了些,不必要的麻烦。



    她点了点头对杜雪蓉说:“就骑这一次,不管好坏,我都不会再去了。”



    杜雪蓉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第一轮,十场赛马结束之后,各组拿到绣球的贵女,都见到白美鸢的骑技,个个脸上也没,了本应有得喜笑颜开。



    “第二轮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小艾姑娘,到下边马场稍作等待。”那侍从又走了过来,客气的对小艾说道。



    小艾有点儿怯生生的,看了看清浅,才冲那侍从点了点头,跟他走了下去。



    “我陪你去。”清浅站起,陪在小艾旁。



    小艾虽是胆怯,可目光依旧坚定,只要为了廷宣哥哥,我什么都愿意。



    杜雪蓉如此聪明,此刻也早已看出,小艾这哪是赛马,完全是因为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就是太子廷宣吧。虽不想多生是非,也跟在清浅后走了下来。



    “你怎么也下来了?”小艾问道。



    “担心你拎不清状况,担心清浅不了解,这京城的各家关系。再说,今天所有人都看见,我和你们坐在一起了。如果你闯下什么祸来,被有心的人加以利用,我们也是都逃不了干系。”



    小艾明知,杜雪蓉是来帮自己的,心中一暖,却撇了撇嘴没再说话。



    她自幼,边没有朋友,可是自从和清浅相认之后。



    边关心自己的人,好像越来越多了。



    她能感受到这种温暖,可是还真的不知道,如何表达对别人的好,如何表达自己心里装着的,对别人的感谢。



    十位在第一轮里,得了绣球的贵女,一起下了看台,站到了马场中间。



    台上就是,太子廷宣和郑皇后等人。小艾怯生生的,向台上望了一眼,廷宣哥哥就在众人中间。



    廷宣哥哥,你今天高兴了吧?有这么多人,来参加你的选妃马会。小艾在心中默默的想。



    白美鸢上上下下,打量着其他九位贵女,手中的马鞭一摇一晃,自在极了。



    面对她脸上的不屑,贵女们都选择,把目光投向别处,假装视而不见。可是白美鸢毫不介意,大声的对郑皇后说道:



    “皇后娘娘,这么骑来骑去,也太没意思了,我白美鸢,愿意以一敌九,和她们各赛一场。给今天的马会助助兴!”



    白美鸢眉毛一扬,那张本就美艳的脸,更显得咄咄bī)人。



    场上呢,所有贵女都听清了,白美鸢的请求。



    郑皇后只好收起心里的愤怒,笑着点了点头,“既然白美鸢公主如此提议,那就按她说的来吧。”



    主持马会的公公,站在看台上,挥了挥拂尘,高声宣布:“第二轮,第一场白美鸢公主、户部侍郎之女蓝灵儿赛!”



    蓝灵儿率先上马,脸上望向白美鸢的目光,也是不屑。



    她自幼骑马,在这京城里,也算是数得上的好手。只是这白美鸢,太过嚣张,今定要给她些颜色看看。



    白美鸢毫不为意,跨上骏马。



    马旗甩开,二人同时出发。



    蓝灵儿领先半步,白美鸢很快追了上来。



    白美鸢略略领先,蓝灵儿又毫不示弱的,把她撵了下去。



    就在马行一半的时候,白美鸢突然甩起手中的鞭子。



    蓝灵儿的赛马,被这鞭声吓了一跳,只一个发怔,便被白美鸢抢先一步,到了终点。



    “你,你耍赖!”蓝灵儿气的,指着白美鸢质问道。



    “骑马甩鞭,这不是正常吗?”白美鸢一脸不屑,仿佛蓝灵儿,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姑般的唾弃。



    “皇后娘娘。”蓝灵儿家族,和郑皇后有着远亲,所以也自是仗着,有几分亲近,想让郑皇后为她撑腰。



    可不想郑皇后脸色微沉,道:“愿赌服输,输了就是输了,别耍小孩子脾气。”



    蓝灵儿也不好再说什么,恨恨的看了白美鸢一眼,转离开了。



    如此几番,马场成了白美鸢的,个人表演赛。



    要么就遇到骑技较差的,她一马当先,到了终点。



    要么遇上个势均力敌的,就扬起马鞭,也不知那赛马,都中了什么邪,无论哪一匹,只要听到白美鸢的马鞭声,都会迟疑片刻,慢了几分。



    清浅盯着白美鸢手中的马鞭,按理说这骏马,都是受过严格训练,又是皇家马场的专用赛马,听道马鞭声,又怎么会有如此反应?清浅百思不得其解。



    正巧蓝灵儿坐在她前面,看着白美鸢赢了一场又一场。一脸不服气的说:“看她那个样子,来赛个马也涂脂抹粉,弄的一香气,闻着就让人讨厌。”



    香气?清浅拉住蓝灵儿问道:“你是说白美鸢上,有特别的香气?”



    “可不是吗?”蓝灵儿巴不得,对所有人说尽白美鸢的坏话。她一脸不屑的说道:“没挥鞭子之前,我还没闻到,这一甩鞭子……她这一香气啊,怪不得那马慢了一下,八成都被她熏晕了……”



    清浅忽然在心中,就开了窍:怕是让那马怔住,停了片刻的,不是鞭声,而是随鞭而落的香气。



    难道白美鸢也会施香?



    不行,如果真是这样,小艾子本就弱,遇此香毒……



    正想着,小艾已经上了马。



    她战战兢兢的,和白美鸢一起站在起点。清浅连忙向下跑去,却没赶上。



    清浅心中焦急,但想到小艾,本就不是白美鸢的对手,白美鸢一定会一骑绝尘,骑到终点,不会对小艾施香。



    却不想白美鸢,却好像故意放慢了速度,和小艾并肩骑着。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