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pk10开奖视频


本站公告

    裴城,永康宫

    满脸寒霜的五房房头裴永康阴冷的盯着眼前的裴永年,整间内殿中的气氛已经凝结到滴水成冰的程度。

    “四哥,你这么做就不怕家主责罚吗?

    同胞相残,可是咱们裴家的大忌!”

    也是没想到自己这位四哥居然会使出如此手段,裴永康心头微沉。

    论综合实力裴永年领导的四房在裴家是垫底,但若论最高武力,裴永年是整个裴家除了家主之外,最强的存在。

    这次裴永年破釜沉舟直接带上杀上了他这里,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就是要除掉他踏上家主之路的最大阻碍。

    “同胞相残?裴永康,如果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我,我何必出此下策。

    至于家主那边……嗬嗬,你觉得他会开口吗?”

    嘴角上扬看着面前的弟弟,裴永年话里有话,让这位五房房头面色倏然一变。

    “你的意思是……”

    心头一震,裴永康终于明白为什么裴永年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直接在族内相残。

    原来是家主也参与在里面……

    神情微微凝滞,裴永康目光沉重的看向裴永年:“因为我儿雄心?”

    但裴永年没有开口回答,但这本身就是一种默认。

    “一门双返祖,我原以为阻碍这一盛世功绩的会是祖劫这一关……没想到,真正的难关会是你们。”

    惨然一笑,裴永康神情渐渐凶狠起来:“裴永年,你莫要以为这局你赢定了。

    我虽然打不过你,但只要闹出动静,二哥三哥自会赶来,你不会得逞的!”

    浓密发光的雪白色的毛发从身体深处生长出来,裴永康纵声长嗥,意图将二房房头和三房房头吸引过来,一同对付裴永年这个大逆不道的家伙。

    “天真。”冷笑一声,裴永年也开始显化妖魔本体,一瞬间狂暴的气势便将裴永康的嗥叫声压了下去……

    ……

    二房房头裴永乐的房间

    几乎响彻整个裴城的狼嗥让正甜甜入睡的裴永乐,蹭的一下醒了过来。

    “坏了,裴永年居然动手了。”

    听出了这声狼嗥包含的内容,裴永乐的肥脸露出一丝震惊。

    几百斤的肥胖身躯以难以想象的灵活动作下了床,裴永乐急匆匆的朝着屋外走去,他下注裴永康为下一任家主。

    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也会被牵连。

    咯吱——

    伸手打开屋门,裴永乐刚一抬头,已经抬起准备迈门而出的右脚顿时僵在了半空中。

    “家……家主?”

    身形修长,一袭褐灰色的长袍轻衫负手站在裴永乐的门前,听到身后的声音,裴家家主裴永寿缓缓侧过身来:“永乐啊,这么着急要去哪啊?”

    望着眼前的家主,裴永乐笑容僵硬,他知道这个时候家主莫名出现在他的门口,肯定不是巧合。

    “没有,屋里太闷了,我开门透透气,家主请进来坐吧。”

    心里默默给裴永康祈祷了两下,裴永乐一张肥脸堆笑,点头哈腰的把裴家家主迎进了屋子。

    “家主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奉着家主落座,裴永乐笑着道。

    “永乐,你在家族里是我最放心的人,你不争权不夺利,二房因为你的经营,这些年一直稳步壮大,家族是有目共睹。”裴永寿面色白净,一双眼睛清澈透亮,宛如能洞穿人心。

    听到家主的夸奖,裴永年笑得肥肉乱颤:“家主谬赞了,我也只是做好分内之事而已。”

    “不过有时候人太过安逸,反而会被有心之人利用。”话锋一转,裴永寿取出了一张暗红色的兽皮,兽皮上扭曲描绘着一幅阴诡渗人的纹路。

    “这东西,认得吗?”

    看到那暗红色兽皮上的纹路,裴永乐的瞳孔倏然一缩,不禁失声道:“这是,阴神祭法图……”

    “不错,这是一幅阴神祭法图。永康的儿子之所以这么快就修成了炼血九重,就是靠的这幅阴神祭法图。”

    手指在兽皮上点的砰砰作响,裴永寿道:“永康这些年在暗地里做的事,你也应该清楚。

    对于那些事情,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都是一家人

    但是他不顾家规,触碰禁令,这条罪过,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视若无睹!

    原本我是想永年上任家主之后,再慢慢处置他,结果没想到他居然把你也说动了,改投他为家主。

    为了家主之位不落入这混账手里,我只能安排永年先下手为强。”

    裴永寿说着,一旁的裴永乐已经大汗淋漓。

    裴永康,你个王八蛋居然敢坑我,不顾禁令,接触阴神,我看你这么大把年纪都他娘的活到狗肚子里了。

    心里对裴永康破口大骂,明面上裴永乐连忙表起了忠心:“家主明鉴,这事跟我可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是知道我的,我哪有胆子触犯家主禁令啊。

    我的忠心是天地可证,日月能鉴,我对你的忠心也是滔滔江水,连绵……”

    “好了好了,我知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摆手制止了裴永乐继续胡说八道,裴永寿侧身看向屋外的天空。

    永年那边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

    曾经的永乐宫

    两道身形恐怖的雪白巨狼已经将这片华丽勋贵的宫殿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片废墟。

    体型气息都明显要更加庞大浑厚的裴永年,巨大的狼爪撕裂空气,拍在了裴永康的狼首上,将其打倒在地。

    浑身伤痕累累,流血不止的裴永康轰的一声彻底倒下,躺在废墟里呼呼地喘着粗气!

    二哥三哥,怎么还没来……

    嗥——

    发出胜利者的长嚎,裴永年闪烁着冰冷光芒的狼眸俯瞰着败北的对手。

    “裴永康你为了培养裴雄心,不惜接触阴神,触犯家族禁令,等你死后,我会亲自将裴雄心抓回来,送他和你团聚。”

    嘴里满是鲜血,裴永康心头一震,原来他们都知道了……

    躺在地上死死地看着裴永年,他眼中满是仇恨、怨毒、不甘和一缕疯狂……

    “结束了……”

    举起摧城崩山的狼爪,裴永年心中没有一丝犹豫动摇,锋利的狼爪挥下,就要解决这个家族额的忤逆者!

    轰——

    轰——

    轰——

    轰——

    猝不及防的四声巨响让整个平原境内都掀起了一阵山摇地动的剧烈震动,紧接着四道冲天而起的紫黑色光柱轰然出现在了平原城的四面!

    “怎么回事?!”

    三道身影眨眼间出现在了化为废墟的永乐宫,正是裴家家主裴永寿、二房房头裴永乐、三房房头裴永成!

    “不知道,但是是从祭堂的方向传来的。”

    变回了人身,裴永年神情严肃,今日轮到他四房负责戍守护卫,为了不让裴永康察觉的什么,他特意调用了四房的力量。

    原本以为一天就可以解决所有事情,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可偏偏还真就出事了……

    遥望着四道拔地而起的紫黑色光柱,裴永寿眼眸凝重,从这四道光柱力他感受到海量的阴虚之力。

    那接下来的话……

    “报!禀报家主,祖祭大殿的祭灯突然熄灭,祖祭大阵已经失效!”

    来报的族人带来的消息,让裴永寿四人心头一沉,面面相觑。

    要出大事了!

    ……

    平原境外

    妖人府新任院首赫连玉、赵家家主赵弃甲、胡家家主胡逢生、吴家家主吴安成,率领着四大势力数百位高手齐聚一座峦峰之上。

    望着平原内升起的四道阴虚光柱以及那缓缓缓慢消失的祖祭大阵,赫连玉的笑容渐渐肆意起来:

    “祖祭大阵以破!赵家主,接下来该看你们的了。”

    赵家家主赵弃甲乃是一尊身高三米,体若磐石般浑厚强横,气息无比狂野的中年男子,此人虬髯赤红,宛如一团火焰绕于嘴边。

    听到赫连玉的话,赵弃甲哈哈一笑,赤髯如火焰跳动,猛地踏前一步,凶猛无比的暴动气息,惹得天空中有隐现一颗龇牙怒吼的虎首。

    “族人们!今天咱们让裴家的狼崽子知道知道,这巴中郡,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王者!”

    吼吼——

    铺天盖地整耳欲聋的虎啸声中,赵弃甲纵身一跃,凌空化作了一头周身赤火腾腾,体长数百米,妖气冲天,通体缠绕着八道刺目神环的长牙黑虎!

    赵弃甲一马当先冲向平原城,在其身后数十名赵家各房精英纷纷显化了自己的妖魔本体。

    一时间虎啸声冲破天际,大地震动,群虎狂奔向前,山林之王的凶猛煞气,形成一片黑红色的残暴黑雾,如百丈海啸,呼吼着朝平原城拍打去。

    ……

    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