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彩票秒速时时彩网上投注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这让言笑很恐慌。

    那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摘下墨镜,而是慢慢将上半身往前,双手放在桌子上交叉,双手十指指头碰了碰,然后勾起红唇笑着问道,“我是谁不重要,我是来让你做一道选择题的。”

    “什么……选择题?”

    “跟我走,以后追随于我,我帮你处理好这些事,还能让你彻底洗白,没任何的案底和档案,并且过上新的人生。”女人在桌子上交握的双手已经松开,正用右手托着下巴,对着她微微的笑着。

    言笑一直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上掉馅饼这件事。

    从小的经历让她活得太清醒,眼前这个冷傲又神秘的女人不会是出于好心来帮她,她必定是有所要求的。

    她在揣测着神秘女人的心思。

    神秘女人也很大方的让她打量着自己,墨镜后那双锐利的眸将言笑的细微表情都看在眼里。

    她喜欢聪明的孩子,言笑很聪明,哪怕是这种情况下,她也能冷静的分析眼前的情况。

    那份老道稳沉,往前不是她一个才十五岁孩子该有的,可她偏偏就是这般少年老成。

    这一点,女人很欣赏。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我的提议,然后继续在这个地方被关押着,不过我可以好心的提醒你一下,你这次惹的人来头可不小,再加上你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他们随随便便就可以把你摁死在少管所里,等待你的,可能是暗无天日的监禁生活。”她好心的提醒,还笑了笑勾着唇问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知道做什么样的选择吧。”

    言笑当即就拍板,“我跟你走。”

    有言笑的这句话,女人立马把她带出了局子。

    言笑并不清楚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能力大到轻而易举就将她带离了警局,离开S城,到了一个言笑根本不知道的地方。

    这里应该是一个海岛,海岛上有一些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孩子,他们见到这女人,都会恭恭敬敬的喊上一声师父。

    那女人也让言笑这么叫她,只是言笑迟迟没有叫。

    女人也不着急,将言笑带上海岛之后,就交给了一个身材健壮的中年男子,“小美美,这孩子就交给你了,我要去睡觉了,这些天可把我累坏了,我得好好休息休息才行。”

    那个被称之为小美美的男人听到这个称呼,一脸的不爽,“说了别叫我小美美!我不叫小美美!”

    女人不以为意,那张带着墨镜的脸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来,“人家都叫了你这么多年了,习惯了嘛,好了我累了,我回去休息了。”

    她就这么丢下言笑走了,那个被叫小美美的男人气恼的骂了一句,“累个屁,找着机会就出去各种享乐,顺便又捡个孩子回来丢给我们这些人,自己又不管,还好意思让人叫她师父!”

    言笑看了看那大汉,大汉看了看言笑,两人无言以对。

    那日之后,言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那神秘的女人,一直都是小美美和其他几个人带在她,和那些孩子。

    她整日郁郁寡欢的,不爱说话,也不合群。

    小美美会每天交给她们一些事情去做,有的是训练,有的是上学,有的是干活。

    这座海岛生活很宁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像极了人们向往的那种社会主义社会。

    可言笑的脸上一直没什么笑容,总是冷冷的。

    小美美试图和她聊天,可不管他问什么,言笑都是沉默,什么也不说。

    过了半个月,小美美又带了几个孩子来。

    那几个孩子一见到言笑,就冲过去叫她,“笑姐,笑姐。”

    他们围着言笑不停的叫着,很是开心的样子。

    言笑见到他们也很奇怪,这几个孩子就是她一直救济的那个几个孩子。

    只不过他们都已经穿上了崭新的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跟从前那种脏兮兮的模样完全不同。

    其中一个笑着挠挠头说道,“师父说要带我们来见笑姐,我们就跟着来了,没想到你真在这里。”

    言笑猜测他口中的师父,应该就是那个女人了。

    她求证的看向小美美,小美美一脸的不爽,“就是她带回来的,说是看你郁郁寡欢不开心,就带几个孩子来陪你玩!”

    这一点言笑还真没料到,她一直觉得那女人之所以救她,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可现在看来,又好像没她所想的那样市侩。

    言笑难得开口跟小美美说道,“我想见她一面。”

    小美美撇撇嘴,“我可不好答应,想见她,得看缘分,因为她又出去浪了。”

    一个中年妇女听到小美美这么说,还忍不住叹气,“这次又不知道要带什么阿猫阿狗回来。”

    阿猫……阿狗?

    言笑看看那几个孩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觉得这个形容不是很恰当。

    小美美愈发气恼的道,“她每次都这样!我简直受够了!这些年她都带了多少人回来了?当我们这里是社会福利院呢!一天天的就知道出去浪,各种花天酒地,买奢侈品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珠宝首饰都能饶地球赤道一圈了,风老大留下的那点遗产都要被她败光了!”

    中年妇女闻言笑了起来,“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没习惯吗?反正我是习惯了。”

    小美美心里苦啊。

    有了这几个孩子,言笑的状态看起来好了不少,她也愿意跟人接触说话了。

    只是她一直没见到那个神秘女人。

    而这段时间里,小美美给她定制了专属课程,让她紧密锣鼓的训练着。

    小美美会定期考核每个人,轮到言笑第一次考核的时候,她很紧张。

    她的考核是在晚上,在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之下,穿过层层戒备拿到小美美放置的指定物品。

    言笑手心都捏了一把冷汗,紧张的在黑暗的雨林之中穿梭着。

    她不仅要避开那些警铃,还得避开一些时不时出现的小动物,更得防备着这些小动物乱窜惊扰到警铃。

    像这种考核都是有时间限制的,言笑完成得很吃力,逮着最后一点时间拿到了小美美放置的指定物品。

    当她拿到的那一刻,一片灯光亮起,言笑被灯光晃得睁不开眼睛,却清晰的听见一阵鼓掌声和一个娇俏的声音。

    那是那神秘女人的声音。

    她回来了。

    女人鼓着掌,笑声轻灵,“小美美,你培养得不错嘛,看来有认真在培养这些孩子哦,我要怎么奖励你呢?要不奖励你一个香吻吧。”

    “滚!”小美美十分嫌弃的骂道,还退避三舍的离得她很远。

    女人还挺失望的,撅着嘴道,“小美美你变了,你不爱我了,你开始嫌我了。”

    “好好说话,别拿这种恶心人的声

    音跟我说话。”小美美已经快暴走了。

    女人这才傲慢的冷哼一声,“你才恶心。”

    她不理会小美美,而是笑眯眯的走过来。

    言笑也大量清楚这女人的相貌了,今晚的她没有带墨镜,能将她本来的面容看得清清楚楚。

    那张脸十分的精致,精致中又带着几分冷艳,冷艳里还有一丝傲慢,傲慢中还带着一点匪气。

    这些完全相冲突的性格,在她的脸上却完美的融合,就如同她完美的脸庞一样。

    那张如桃花一样好看的唇正微微的笑着,眼底光芒大盛,“才训练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有这么好的效果,是个好苗子呢,来,叫师父。”

    言笑眨眨眼看了看她,最终开了口,干干脆脆的一声,“师父。”

    女人笑得更加开心了,随手就在自己脖子上解下一条造价不菲的项链,亲自给言笑戴上说道,“这是你拜师礼,好好收着哦,它很值钱的呢。”

    小美美好像已经见惯了这种场景,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依旧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冷眼看着这两人。

    女人伸手要捏言笑的脸蛋,言笑避开了,她的手僵在那里,却没有收回,而是可怜兮兮的看着言笑。

    那眼睛里都是真诚,弄得言笑有点不自然。

    她那眼神让人根本没办法抗拒,饶是言笑这种冷血的性格,在面对这种眼神时,也迟疑了一下,最后又将脸凑了回去,凑到了女人还抬着的手指边。

    女人这才笑眯眯的捏了捏言笑的脸说道,“你好好跟着小美美学习啊,回头我接你去U岛。”

    “你别闹了!”小美美突然出声,打断了女人的话,“她才来多久,而且她已经十五了,进入U岛会不会太晚了点?”

    “这有什么的嘛,我们U岛可是不拘小节的人,不过我得给你取个称号才行,给你取个什么称号好呢?”女人摸着下巴寻思着,好像还挺纠结的。

    言笑顿了顿问道,“什么称号?”

    “新名字呀?不是说要开始新的生活吗?当然得有新名字呀!”

    “惊蛰。”

    女人诧异了一下,征询的看向她。

    言笑再次笃定的道,“惊蛰,节气的那个惊蛰,三月惊蛰。”

    那是她出生的节气,外婆时常说起,所以她对这个惊蛰是有特殊感情的,当女人提起新名字的时候,言笑的脑中就浮现了这两个字,便不假思索的说了出来。

    女人打了个响指,眉飞色舞的道,“很不错的名字,就叫惊蛰,以后你就是惊蛰!”

    她还不忘回头跟小美美说,“以后叫她惊蛰,知道吧?好好培养哦,我很看好你的。”

    “你呢?你自己不亲自教?”小美美不敢置信的问道,情绪还略有些激动。

    女人无辜的道,“我听说进来南非那边出产了一颗粉钻,我想去看看嘛。“

    她撒着娇,小美美故意不看他,就是怕自己招架不住。

    偏偏女人还跑到他面前去,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就这一次,我就去看看,我保证不买!”

    小美美眼睛往天上看,却被女人伸手将脸拉了下来和她对视,“就一次,只这一次好不好嘛。”

    “滚滚滚!”小美美到底是招架不住头像,恶声恶气的连骂了三个滚。

    女人这才兴高采烈的松开了她,还过来给了言笑一个飞吻后,就折返回去上了飞机直接离开。5858xs.com